資本愛上拉面,為何?
發布時間:2021-08-27   瀏覽量:28


餐飲似乎并不存在教培行業的某種風險,至少,一碗普通的拉面很難讓人聯想到“社會焦慮問題”。

2020年,也許是教培行業發展史上最具標志性的一年。經過多年的開拓,這已是一個萬億級的市場,諸多參賽選手競相登場,尚未形成具有壟斷態勢的巨頭,一切都欣欣向榮,不斷書寫著新的財富故事。

這份火熱也傳導到了資本市場,風投們競相追逐著教培機構,頂級資本也紛紛參與到這場盛宴之中,為其注入源源不斷的熱錢。

僅2020年,在線教育行業融資總額就已超千億,比過去5年的總和還要多。頭部教培機構獲得的資金最多,幾乎占據了總投資的7成。作業幫就曾獲得紅杉中國先后5輪總共超29億美元的投資,騰訊則為猿輔導擲入26.6億美元,大家都在押注一家巨無霸企業的誕生。

騰訊因收購猿輔導涉嫌壟斷被罰50萬

然而,擴大的不止市場規模,還有民眾愈發高漲的教育成本與不斷發酵的教育焦慮。這刺激出了一個巨大的教育市場,激勵著更多企業投入其中,但同時也將教育商業化的負外部性最大化的激發出來了,使教育成為了壓在民眾身上的一塊巨石。最終,在巨大的繁榮之下,教培機構迎來了史無前例的嚴厲監管。

萬億級的火熱市場隨著“雙減”政策的落地,瞬間冰封。

政策壓力下,教培機構紛紛轉型自救,不少K12教培機構開始轉向成人教育與素質教育,新東方甚至打出了培訓家長的口號,頗有些黑色幽默。與此同時,風投們豪擲千億的資金,面臨著血本無歸的黯淡結局。

1 曾經的“一拍即合”

風投青睞教培行業的原因有很多,但其內在的商業邏輯無疑是根基。

曹家和是一家深圳教培機構的負責人,在這一行已經浸潤十余年。這十幾年,他見證了太多的暴富故事。

1月16日,國務院教育督導委員會辦公室通報部分校外培訓機構違規開展培訓查處情況,數家培訓機構被關停

“只要你教得好,幾乎沒有不賺錢的”。

在曹家和看來,教培機構與資本的聯合,是一個情理之中的事情。

對資本而言,教育市場規模龐大,學生源源不斷,如果經營得當,這將是一門永續的生意。此外,開一家培訓班,從最簡單的要素來講,只需要幾間教室和幾名老師就可以了,成本易于把控,付費上課的盈利模式也相對簡單清晰。

與此同時,近些年教培行業逐漸由新東方的“名師模式”發展為學而思的“標準化教學”,以“干掉教師”為目標的教研體系被賦予了關鍵性的地位,統一的教材與課程內容縮減了授課人臨場發揮的空間,教師的重要性逐漸降低。

這在根本上保證了教學質量的穩定性與延續性,使教師不再成為教培機構運轉的關鍵一環,教師成為了宣講課程內容的“耗材”。教培行業由此打通了一條標準化、規模化的經營模式,而這恰好是資本最喜歡的生意。

對教培機構而言,利潤的增加有賴于廣開門店以容納更多的學生,占據更多的市場份額能夠產生規模效應,降低運營風險,這對資金的需求十分巨大。

此外,由于行業競爭激烈,營銷成為了企業成敗的關鍵。回顧去年的暑假檔,猿輔導、學而思網校和作業幫等頭部教培機構,紛紛拿出數十億資金用于營銷,試圖通過“燒錢”的方式打擊競爭對手、獲取市場壟斷地位。

如此大的資金消耗,沒有資本的支持是難以為繼的。正因這些原因,教培機構與資本的合作一拍即合,整個行業也走向迅猛發展的道路。

2 資本愛上拉面

類似的故事,也正在餐飲業上演。

馬記永,一家開業不到3年的拉面品牌,已經得到了包括挑戰者資本、險峰資本在內的多家知名投資機構的青睞,紅杉資本更是遞出了高達10億估值的投資意向書。與它同樣是拉面品牌的陳香貴與張拉拉的情況也類似,都獲得包括順為資本、金沙江創投等知名投資機構過億元的融資。

霎時間,一向高冷的風投機構,紛紛向一碗拉面拋出了橄欖枝,甚至有投資人公開表示“中國的麥當勞、肯德基就是拉面”。

這讓人想起了“中國的星巴克”——奈雪,短短五六年的發展,奈雪已經成為百億市值的上市企業。珠玉在前,無疑,資本也期待著拉面界的麥當勞的誕生,能夠撐起一家百億甚至千億級的企業。

(來源:奈雪的茶招股書)

風投們為什么會把目光轉向餐飲業?

一位私募機構的業內人士向南風窗記者表示,這一輪新餐飲投資的熱潮,背后一個很重要的背景是互聯網行業的整體低迷。

互聯網企業的發展逐漸接近天花板,已是業內人士心照不宣的共識。以流量經濟為主要特征的移動互聯網,隨著流量總量的逐漸探頂,其想象空間已接近極限。

存量時代,互聯網巨頭們已不停留于深耕某個領域,而是紛紛選擇跨界發展的方式,構筑更寬廣的護城河。

就在前不久,抖音在APP上內測“心動外賣”功能,這與早前推出的“心動餐廳”、“抖音吃喝玩樂榜”一道,共同構成進軍本地生活服務的又一板斧。

字節跳動進軍外賣行業,抖音內測“心動外賣”

一方面,這是互聯網巨頭才有資格玩的財富游戲,是其雄厚實力的彰顯;同時,這也將懸在互聯網企業心中的生存焦慮暴露出來。如果說這些都還只是先知者的未雨綢繆,那么今年中概股的破發潮,則以真金白銀的方式極大地刺激了資本市場。風投們在面對互聯網創業者時,明顯變得更謹慎了一些。

無處可去的天量資金,不得不轉向其他標的物。

早年的餐飲公司,對資本其實并不熱衷,許多餐飲公司作為現金奶牛,占據一片市場空間默默耕耘,并沒有擁抱資本的積極性。而餐飲業本身相對較重的資產特征、較低門檻準入的行業特點、過于依賴區位的獲客模式以及非標準化的商品及服務,也使資本對其敬而遠之。

但是這種情況正悄悄發生變化,過去半年,餐飲業的投資額相較2020年已經翻了一倍,餐飲業占投資總額也已上漲了數倍。

最近受到資本青睞的馬記永、陳香貴和張拉拉們,是從拉面這一細分領域誕生的新貴。

然而,資本并非青睞所有的餐飲企業,其看中的“新餐飲”具有的一些共同特征,是傳統餐飲企業所不具備的。

就拿這一輪受到熱捧的拉面品牌來說,馬記永、陳香貴與張拉拉這三家品牌,在血統上與蘭州本土的牛肉面品牌沒有什么關聯,它們都是誕生在上海的年輕企業。

走進馬記永,以藍色為主打的設計美學與簡潔明亮的店面設計,很難使人將它與街邊亂糟糟的拉面館子聯系在一起,開在購物中心里的選址策略,也令消費者將其與廉價、臟亂的路邊攤區別開來。

從菜品角度來看,馬記永的菜品種類十分簡潔,只有數十樣,圍繞著牛肉面、牛羊肉和甜品展開。削減了傳統的拉面館常有的炒飯、炒面等品類。與此同時,馬記永的單價則高出不少,一碗“大片牛腱子牛肉面”的價格為29元,是蘭州本土連鎖品牌“東方宮”的一倍。

這些新特點,共同指向了檢驗連鎖餐飲的金字標準“單店模型”。高客單價、中央廚房加上標準化的供應鏈,是單店模型成型的秘訣。

3 萬物皆可“復制”

開進購物中心,提高品牌辨識度,是通過消費升級獲取更多利潤的手段;減少菜品種類,有利于規范供應鏈,降低管理成本;同時,也便于將制作環節挪至工廠,降低人工端的重要性,便于打造標準化的經營模式。一旦單店模式走通,便迅速通過杠桿高效復制,賺取更多利潤。

這條路上,曾出現了海底撈這樣的餐飲業神話,馬記永等拉面品牌作為后輩,也正在這條路上進行探索。

拉面作為中國人日常生活中常見的食物,已具有廣泛的認知度和參與度,消費者學習成本低,本身是一種強剛需。作為餐飲業子品類,拉面館本身就具有現金流穩定、資金回報快的特點。

當出現馬記永這樣注重打造品牌,具備標準化與規模化野心的企業時,資本看到了其背后的千億市值空間,再加上熱錢無處可去的現狀,風投轉身聯手拉面館,也就不足為奇了。

選擇這種發展模式的馬記永們,無疑也要走上海底撈、奈雪等企業走過的道路,盡可能地提高單店利潤,打造標準化與流程化的經營模式,然后尋求快速擴張,占據更多的市場份額。這無疑需要大量資金的支持。

雙方的一拍即合,恰似教培機構故事的翻版。不一樣的行業,不一樣的產品與服務,在標準化與規模化的經營方針上,找到了共同點。

前述業內人士表示,新餐飲的迅猛發展,其實也是“互聯網思維”+的產物,餐飲并不被當做餐飲,而是被視為消費品來看待。

疫情期間,蘭州拉面、黃燜雞、米線、過橋米線曾推出“團結套餐”

“背后的思路很不一樣,一個賺的是產品本身的錢,一個賺的是產品背后體系的錢。”

風投的天職是尋求資本最大化的增值,從教培到拉面,風投的喜好,一覽無余。

無論是哪種行業和商品服務,風投都是在行業的標準化與規模化模式打通之后進入,再助力行業走向高速發展。

如果沒有這種標準化與規模化的路徑,教培機構也許仍會作為義務教育的補充而存在。但走通了這一道路的教培機構,在巨量資金的加持下,成功地裹挾了全民的教育焦慮,以提高整個社會的教育成本為代價,賺取巨額利潤,并最終倒在了公共利益的紅線面前。

餐飲似乎并不存在這種外部性風險,一碗普通的拉面很難讓人聯想到“社會焦慮問題”,這也許正是其受到資本青睞的原因之一。然而,標準化、流水線化的食品,究竟在何種程度上具有可持續性,受到消費者的持續喜愛,仍需留待市場檢驗。

現在,獲得了資本支持的拉面們,沒有浪費時間。大眾點評數據顯示,馬記永已在上海新開了20家新店,更有39家店鋪正在籌劃中,擴張已進入快車道。陳香貴和張拉拉亦不甘示弱,數十家新店以及更多的尚待開業的店鋪,已經讓人看到拉面燃起的硝煙。

關于我們
公司簡介
企業資質
企業榮譽
企業文化
公司歷程
領導簡介
新聞資訊
公司新聞
行業資訊
員工活動
員工培訓
傳統文化
服務中心
服務中心
關注我們
新浪微博
騰訊微博
丝瓜视频色板_丝瓜视频色板app_丝瓜视频色版_丝瓜视频下载app视频污版在线观看